水水团队
广告


<在巴哈马群岛,多利安(Dorian)揭露了暴风雨对石油基础设施的威胁


大巴哈马州南乘点-多里安飓风袭击了北巴哈马群岛三周后,在大巴哈马群岛东南沿海的那片偏远地区,空气中仍然散发着恶臭的石油。挪威能源巨头Equinor拥有的一个航运码头的储油罐被涂上一层原油,仿佛有人用巨大的画笔朝他们走去。数十名工人,其中许多穿着塑料危险品套装,安全帽和靴子,正在使用真空卡车和吸水垫擦拭掉数千桶在第五级风暴中泄漏的石油。其他清理人员使用推土机拖走沾满油污的土壤和树木。设施东北部近一英里长的森林仍被黑色污泥覆盖。HuffPost上周访问了受污染的码头,并要求与某人谈谈对飓风破坏的持续反应。大门入口处的一名保安人员反复说,现场没有记者被允许进入。据Equinor称,飓风过后一个月,有280人正在努力清理灾难。尽管该公司尚未透露实际泄漏的石油量,但发言人埃斯基尔·埃里克森(Eskil Eriksen)在周三的一封电子邮件中表示,船员们已经在该设施及其周围地区回收了超过22,000桶(合924,000加仑)石油产品。这是该公司截至9月24日已回收的6,000桶石油的三倍多,这表明泄漏的石油比以前建议的要大得多。正在进行的灾难和清理工作再次提醒人们,气候变化迅速恶化对全球沿海化石燃料基础设施构成威胁,其中许多基础设施无法承受多里安级暴风雨。佐治亚大学海洋科学教授萨曼莎·乔伊(Samantha Joye)说:“沿海地区的石油工业基础设施为应对全球变暖作了充分准备,”萨曼莎·乔伊(Samantha Joye)研究了2010年“深水地平线”漏油事件的影响。“在卡特里娜飓风之后很明显,现在是全面升级这些设施的稳定性和坚固性的时候了。”就像2005年的卡特里娜飓风和2017 年的哈维飓风一样,科学家们说多里安因行星变暖而得到加强。卡特里娜飓风造成路易斯安那州数十个沿海设施漏油约800万加仑,而哈维从得克萨斯州各地释放了近100万加仑石油,化学品和精制燃料。一个由美国能源署2015年的研究得出结论认为,美国的“一个广泛的量”化石燃料的基础设施-包括炼油厂,运输码头和仓储设施-目前处于飓风风暴潮和损害的风险“气候变化可能大幅在未来几十年内会增加许多能源设施的脆弱性。”巴哈马群岛是一个拥有约40万人的岛国,位于大西洋飓风胡同的中间,正在发现自己的石油设施到底有多脆弱。在高于平均水平的海洋温度的推动下,多里安-巴哈马有记录以来最强烈的飓风-9月1日在阿巴科群岛登陆,然后停在大巴哈马上空。在长达30个小时的时间里,暴风雨席卷了大巴哈马,并遭受了5级风和超过20英尺的风暴潮,淹没了包括国际机场在内的70%的岛屿。Eriksen说,Equinor的航站楼位于High Rock社区以东三英里处,旨在承受5级飓风的袭击。然而,多利安人从五个储罐上撕下了圆顶屋顶,至少喷出了近一百万加仑的水。该设施的10个储罐,其中9个在暴风雨来临之前已经有顶盖,能够存储多达675万桶的原油。飓风袭来时,仅三个储罐中就总共存储了180万桶。这使一些当地居民和环保主义者问道,Equinor是否应该采取更多措施来防止或限制Dorian造成的损害,包括暂时将石油移至其他地方,或将部分产品从三个满满的罐中抽入空罐中。埃里克森说,由于该航站楼旨在应对多利安大风暴,该公司选择继续在该地点储存石油。他说:“标准程序被用来保护预报飓风的所有终端,包括所有设备的安全。”根据埃里克森的说法,现在说漏油的确切程度还为时过早,但是对设施东北部羽流的地面观察表明,它主要是由灾难性风运输的。他拒绝提供清理成本的估算,并表示广泛的损害使该公司无法安全进入油箱,无法准确测量损失了多少石油。他说:“我们现在的主要重点是清理漏油事件,但我们将澄清事件的事件链,并确定防止再次发生类似事件的措施。”Equinor和巴哈马政府都因许多人认为对灾难的反应迟钝而受到抨击。“从我们所看到的,似乎没有力气纠正的情况下,” Glenys汉娜-马丁,巴哈马议会的成员,并为进步自由党环境的发言人说,在巴哈马记者采访时说,损坏的外油该终端将于9月7日停产。“我们知道该地区遭到了巨大破坏,任务十分艰巨,但这可能会带来严重影响。”清理人员花了一个多星期的时间才到达现场并开始收容,Equinor表示,由于基础设施遭到了广泛破坏,该动员工作具有挑战性。上周,该国环境部长罗马尔德·费雷拉(Romauld Ferreira)转而反对环保主义者的批评,后者指责他没有认真对待这场灾难,因为他告诉记者他可以证实“一只山羊和三只鸟受到了这次泄漏的影响。”费雷拉他说,他的评论是脱离上下文的,当局将重点放在评估和补救损害上。如此大规模的溢油事故最大的担忧之一就是它可能污染该岛的地下蓄水层并浸入海洋。在9月11日对《天气频道》的采访中,环境保护摄影师吉姆·阿伯内西(Jim Abernethy)报告说,在各岛之间飞行时看到“到处都是浮油”。在当天的新闻发布中,Equinor承认在航站楼东北约50英里的小阿巴科岛附近发现了“潜在产品” ,但表示无法确定消息来源。埃里克森(Eriksen)告诉《赫芬顿邮报》(HuffPost),Equinor正在对大巴哈马群岛和阿巴科群岛进行持续的航测,尚未证实海上有石油存在。他写道:“根据Equinor的评估,目前没有油从码头泄漏。”但是,鉴于风暴潮的高度以及该设施靠近海岸,似乎极不可能没有石油将其排入海洋。约瑟夫·达尔维尔(Joseph Darville)是当地团体Save the Bays and Waterkeepers Bahamas的环保主义者,在过去几周内已七次访问该石油码头,以评估破坏和持续的反应。他周四会见了Equinor官员,就在他抨击该公司未能保护巴哈马清理人员的健康和安全后的第二天,他随后告诉赫芬顿邮报(HuffPost),他确信这家能源巨头正在“非常认真地处理此事”。Equinor官员还告诉这两个环保组织的代表,该公司在Dorian之前竭尽全力保护该设施,但事实证明该航站楼无法抵御风暴造成的龙卷风。Waterkeepers Bahamas正在对该地区进行水采样,并期望下周初获得结果。费雷拉(Ferreira)告诉记者,一个独立的第三方正在现场测试环境空气中的汽油,该汽油是天然存在于原油中的有机化合物,是一种已知的致癌物。尽管气候变化不会引起任何飓风或其他极端天气事件,但事实表明,气候变化使飓风更加严重。科学家已经记录到飓风在水和陆地上的速度显着下降,这增加了大雨,洪水和风暴潮的风险。海平面上升将增加对沿海基础设施的未来损害,包括对推动全球气候危机负有主要责任的化石燃料公司拥有的设施。除了Equinor的航站楼外,大巴哈马还拥有Buckeye Bahamas枢纽站,该枢纽站位于弗里波特附近,有80个油箱,自称“西半球最大的石油产品航站楼”。该枢纽仅遭受了轻微的风害,并恢复了全面运营。 9月20日,据休斯顿石油分销商Buckeye Partners发布。现场没有泄漏报告。位于佛罗里达州的Oban Energies正在推进发展该岛第三大石油设施的计划。拟议中的耗资55亿美元的项目将位于Equinor码头附近的东南海岸,包括储罐和炼油厂。达尔维尔(Darville)是奥本(Oban)项目的激烈反对者,他说多利安(Dorian)对Equinor航站楼造成的损害应该是一个明确的警告。他在WhatsApp邮件中写道:“鉴于目前的灾难性环境灾难以及气候变化和天文海平面上升之前的全速发展,应该废弃[炼油厂]。” “这没什么问题。”飓风过后,奥本(Oban)的顾问告诉总部位于拿骚的The Tribune,该公司“对我们的环境友好和可持续发展仍然充满信心。”同样,对于绿色和平组织美国的杰克·夏皮罗(Jack Shapiro),大巴哈马泄漏事件也说明了化石燃料基础设施附近的沿海社区面临的严重威胁。这就提出了一个疑问,即要建造一个抵御5级风暴的设施究竟意味着什么。这位资深气候运动人士说:“越来越多地表明,这些与气候有关的极端天气事件的行为一直在打破纪录。” “并且有证据表明,没有化石燃料基础设施可以真正被认为是安全的。”联合国在去年的一份报告中警告说,世界各国政府必须在2030年前将全球排放量减少约一半,以使全球平均温度不超过工业化前水平1.5摄氏度(2.7华氏度),这是2015年巴黎气候的目标协议三地和值尾走势图。在这样的变暖水平下,到本世纪末,与气候相关的破坏估计会造成54万亿美元的损失。面对约70亿美元的损失,阿巴科和大巴哈马的恢复道路很长。至少有58人死亡,数百人仍失踪。该国依赖旅游业的经济也遭受了重大打击。总理休伯特·明尼斯(Hubert Minnis)上个月在纽约联合国大会上的讲话中,将多里安(Dorian)称为“自然启示录”,并说像巴哈马这样的岛国“正处于被人类活动造成的深渊吞没的深渊,并且越来越多。无所作为。”他说:“如果如预报员所预测的那样,如果近期的气旋和其他极端气候事件准备成为新的准则并可能恶化,我们将无法朝着实现可持续发展目标的方向取得有意义的进步,”他说。“当一场风暴可以在一个飓风季节摧毁一个岛国或多个州时,我们将如何生存?我们如何发展?我们如何继续存在?”

发布日期:2019-10-31 14:33:22

朗普政府对与加拿大的总量管制与贸易协议提起诉

极臭氧洞自发现以来缩小到最小尺

属探测器专家&#x27; 找到申报的宝

利福尼亚州强迫停电暴露系统性故

丽莎白·沃伦(Elizabeth Warren)的气候正义计划旨在使水保持公开状态,研究污染更

起来像斑马的母牛有惊人的好

州数百万人因火灾危险面临历史停

惧的灾难,珊瑚科学家开始进行多利安后珊瑚礁调

个小镇拼命地为饮用水而

候激进主义者封锁道路,三月在全球抗议